阿窗

长生同人;螣吞初见

想按长生的文风来写,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放飞了,八匹马拉不回来。等到写完了再看一遍长生才发现我剧情都搞错了OTZ。算了,就当我自萌的脑洞吧。。。。。。。。。

++++++++++++++++++++++++++++

我给吞佛织毛衣

螣邪郎听说最近魔龙殿来了个少年,没名没分却享皇族供奉,问及旁人皆是遮遮掩掩,样子讳莫如深。螣邪郎自幼便在九祸身边长大,母子亲近,魔界三殿与魔龙殿关系耳濡目染,时下小弟赦生刚出生便立为太子,马上就要满月,在这节骨眼魔龙殿不仅带回来个和他年岁相当的少年,还拜在了素来拒人千里之外的魔者门下,魔龙殿对外宣称说是难以适应魔界浓烈的魔气,多的就再没透露了,藏人好似藏宝贝,还不为外人道,螣邪郎心下不齿,只觉魔龙殿人虚伪得无以复加。他面上不动声色的,暗自打算半夜到魔龙殿梦游一番。

玉兔高升,月色皎洁,天魔像的投影轮廓分明,魔界难得有个月明星稀的夜晚,适合麝姬风流子之类赏个月做点什么,不适合锦衣夜行,何况螣大爷夜间出行从来不注意外表如何,就是有什么事,旁人又能奈他何?
    绕过执宫灯的魔龙殿侍从,仗着身量较小微伏下身沿着木质的走廊跟着刚从内务府归来的侍婢们来到那名少年的屋子门口,门前血池的莲花正开得妖艳,轻身一跃伏在屋外房檐的梁上,听为首的女官恭敬地询问后一一入内为主子梳洗。房中传来衣物摩擦的窸窣声,女官在旁柔声问着主子今日功课是否辛苦要不要进点宵夜,房中少年拒绝的声音还带着年少的青涩,语毕后再无下文,将那女官晾在一旁丝毫不觉尴尬。好奇心盛,螣邪郎微吮食指在窗户纸上戳了个洞凑近,少年背对着他站在侍婢面前径自脱下常服,婢子次第为他除下发冠,换鞋,穿上睡前小衣,一头如血红发逶迤,堪堪盖住少年尚还纤瘦的腰肢,无风自动,暗有莲花香气,一派潇洒却又似妖。

九祸刚生,上了年纪的奴婢都被调去了魔界三殿照顾她及幼子,新来的年轻奴婢自然送来了魔龙殿。为首女官身穿低胸襦裙外罩薄纱,上绣有并蒂莲花,一对酥胸隐于其后,举手投足间皆是少女媚态,心思昭然若揭。螣邪郎暗想母后果然英明,这等婢子还是留给魔龙殿消受的好。

明明抬眼便是大好春光,正直少年意气,那少年却好似那柳下惠,丝毫不见心猿意马,魔龙殿中人无论内外果然都是虚伪做作的伪君子做派,轻蔑地笑着摇了摇头暗恨自己居然为了这不足为奇的小事耗费休息时间,正准备移开视线从梁上撤下,不料那少年竟在此刻转身,一双艳眉斜飞入鬂,眼睑一抹莲青,灿金的双瞳微敛难掩倦意,细薄的双唇不觉丰腴更显刻薄,细长的双指捻开粘在嘴唇上的红发,举头投足尽是从容优雅,虽未长成但已能见未来绝世风华。此情此景赏心悦目,螣邪郎心情大好,再比身后婢女,莫不是天上地下,待到婢女们鱼贯离开,他仍然伏在梁上,吐出的雾气浸透窗纸描出了一个笑模样,房中的少年依旧沉默着,只缓缓转过身抬头对着螣邪郎的方向轻轻一笑,径自睡下了。真是有趣又令人着迷,螣邪郎心满意足,起身悠闲回宫,躺在床上思量到后半夜,梦里也是那少年的冷淡浅笑,一切大好。

不出所料,螣大爷这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他贵为皇子性情睚眦必报,何况并无大事,宫人没敢叫醒他,他自然也错过了魔龙殿与三殿的聚会,更不知此时那人已与小弟结缘。

世间事,过错错过,莫不如是。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