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窗

绝尘千里(第三视角毛毛雨,大概)

这是萧绝加入千里镖局以来第一次跟着带队的队长出来押镖。千里镖局顾名思义一日千里,虽然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多距离,甚至还可能差了一大截,但是表达出它力求快捷的主旨大意就行了,不要太在意细节。

 

镖局分坛就在萧绝他们村,方圆百多里也就这么一个点。这镖局也不知道开了到底多久,听说是几百年前南下逃难的几个难民一起建立的,起初只是想打劫山寨收取保护费,跟饭都吃不饱的原住民关系说不是你死我活但是恨之入骨那是肯定有的了。不知是在几百年前的哪一天,打西边也来了波难民,保护费还没收多久,生活还没安稳的哥几个看这哪成啊,我们忍了这么多白眼,连媳妇都没讨到容易吗我们,于是一言不合抄家伙就开干,没成想这伙难民也都是亡命之徒,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没过多少个回合兄弟几个就败下阵来,只好跑进深山里躲着过日子。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村子大概祖坟埋的位置不好,刚赶走一伙土匪又来了另一波,打家劫舍的手段更绝更残忍。要不说有对比才会有差距呢?有了更臭的臭袜子,以前的那几双也就不怎么臭了。就近的官府要走好几里地,官家又忙于整治东边的流民人手不够,无法忍受现状的村里人一合计,一咬牙一跺脚,派了几个年轻人连夜上山去把那几个逃命的流匪给找了回来,并且许诺只要赶走现在这群流氓,保证村子今后五十年的地方太平,就许给他们宗族的一块地,让他们在此居住。

 

如果不答应这个请求,哥几个也没有转战下一个村子的口粮了,这十里八乡他们可是恶名在外,方圆百里再想找个傻白甜是难上加难,倒是赢了还能得到个安身的地方,不管怎样,最终兄弟几个答应了这个请求。村民们对于这个结果也很高兴,毕竟村子里这都是自家人——没错这村是个单姓村,叫萧家村——伤着磕着谁不心疼,还是让外人做事的好。

 

各方对这个约定都很满意,当然结果也是令人满意。赶走了这一波,这几个流匪在村子里安了家,天天跟村里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起初这几个收家养保护费的兄弟确实是起了点作用的,但也不是每次都能碾压对手。

 

“反正都是要营生,那就去抱个再粗壮点的大腿呗”。

 

抱着这个想法,他们派了一个脚程快的兄弟去了几百里外的千里镖局挂了个号,从此除了种地也开始跑起短途运镖的买卖。人出去多了,见识也就广了,平时没事帮乡里捎个信什么的还免费,没过多久兄弟几个就各自娶了村里几个还没婚配的村妇,顺便改了姓名,入赘萧家村,至此也算是彻底漂白了。

 

这么多年过去,每年村民向分局交租,分局保护村子一方这样不成文的规定已经慢慢演变成了一种惯习。村子与镖局共生,两方相处也算是其乐融融,偶尔提起往事还能乐呵乐呵。村里的青壮年因此尚武,渐渐地还养成了各家小子在成年后都得跟着局里押一次镖才能算成年,才能取媳妇的习俗。

 

这也是为啥萧绝这农村小子会跟着镖局出来押镖的原因。

 

听说最近村子附近一带不太平,常有年轻女子无故失踪,村长来找镖局说了,镖局里几次派人出去打探也都多大结果,其中有一个还有去无回,看来这次大概是遇到了硬茬。为了保险起见,镖局这次是不想接这趟镖的。不过没办法,老板似乎要得急,开了很高的价格,运完这一趟起码能闲上一年,而且那些个危险都是听说没有实证,没回来的那个兴许是被豺狼叼了也说不一定,毕竟这村庄跟镇上也是隔着几座山的,万一这一次他们就什么都没遇到平平安安就过去了呢?

 

抱着碰运气的心理,镖局决定多派一队人手押镖,接下了单子。

 

那么为什么会带上萧绝呢?

 

 

 

【我就想写个一心向正的少年被穆少盟主救下,于是投入浩气盟斩奸除恶,结果发现自己一直稀饭的男神和对家少老板不清不楚,搞得自己三观碎掉的故事(・∀・(・∀・(・∀・*) 】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