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窗

【酒茨】无可取代 02

       夜晚凉风习习,朔月的森林不见鬼影幢幢,浓烈的妖气驱逐了修为低下的小妖,从大江山出来数个时辰,茨木穿梭在树林中一路往下,耳边只回荡着极速带起的簌簌声。晨曦渐露,妖气凝聚的铠甲外附上了一层薄薄的露珠,越往下杂草越少,等他穿过松林,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人类村庄的墓地。

       周遭死气弥漫,茨木对这种毫无生命力的环境十分厌烦。此次前来,不仅是为了放松心情,更是因为这片山脚下居住着归属于大江山的村落。他曾立志追随酒吞,助他荣登众生之巅,这个众生不仅是魑魅魍魉,也包括懦弱狡诈的人类,他渴望着酒吞从身到心的统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想过许多法子,甚至不惜扮作女人徘徊于罗生门外坑害富商,只为筹得搭建酒吞在人间享受供奉的寮的钱。当然他并未将此事告知酒吞,大江山里的其他妖鬼也鲜有知情,而如今,所做的这一切已初具规模。

       之前因为酒吞的颓废,他已经弃置这些杂事很久了。如今有了大把的时间,他必须回头看一看,人类善变又虚伪,这里离大江山的据点很近,不严加看管保不齐以后横生枝节。

       他听见了一个女人抽抽噎噎的哭声,那声音里似乎裹挟着无法排解的悲痛,诉说着无限的悲情,他不禁与这素未谋面的女人的悲伤产生了些许共鸣,他循着哭声找去。

       那是一个衣衫破旧的女人,一头黑发用洗得发白的布条随意一绾,裹身的衣物不过是几匹颜色各异的劣质布料用针线面前补在了一起勉强遮蔽,鞋早就不能穿了,双手沾满泥土,还一个劲用来掩面,彻底报废了全身上下唯一干净的脸面,双杏眼被肮脏的手指反复磨蹭肿了一整圈,她尤不自知,似乎察觉不到身体的困厄,只自顾自用哭泣来表达她的悲哀。她面前是一团纸钱燃过后的灰烬,和一个极简单的坟。纸钱已熄灭多时,早被山间的晨露打湿凝成一块。坟包只佐以一层薄薄的黄土,墓碑都是木刻,土质稀松得仿佛风一吹土下埋的尸体就能重见天日。茨木从眼前的信息大概了解到了什么,坟墓,不过是生者对死者的寄托,在茨木看来愚蠢又可笑,远不如死亡所带来的冲击——鬼女红叶也不曾需要坟墓,但她却依然承载了酒吞的哀思。他和鬼女都曾为人,但显然他早已抛弃那段久远的过去,而红叶似乎仍割舍不下旧情,是否说,他和她的差距只在于心中的那点人性。好奇与不甘,他揩掉附着在铠甲上的露水,画作普通人上前。

       “这里面埋的是你什么人?”

       “啊!”那女人惊呼,面前的男子无声无息出现在她面前,她正在进行的哭泣被蓦然打断,还未呼出的声音突然吞回肚里,吓得她连咳数下,一双眼睛肿得不能再肿。

       “您……您是这山间的魍魉吗?!”那女人不禁问道,但随即被她自己否认,复又改口:“大人可是在这山间迷了路?”这一带十分安全,曾传言被仙灵庇佑,妖魔不侵,是以有时候就连大公贵族也爱踏足光临,刚才的她大惊小怪了。

       “吾乃酒吞童子麾下。”茨木十分倨傲,他站在女人不远处并不打算继续上前。

       “酒……酒吞童子?!”女人惊叫,随即灰暗的眼眸里迸发神采,身子一歪扑倒在茨木脚边:“神灵大人,求您救救夫君吧!”

       神灵?茨木嗤笑,竟然将酒吞比作那种虚无缥缈又作壁上观的存在,弱小的人类只知道将希望寄托在虚幻中,须知这世间的法则唯力量尔。不过,他又心下窃喜,甚至与有荣焉,酒吞被这些人奉为神灵。

       “哦?你夫君怎么了?”

       “小女子的夫君……正是这墓中之人”村妇指了指身旁摇摇欲坠的坟堆,又是一眶热泪,期期艾艾说道:“前不久村子里爆发了一场疫病,以前都没有的,夫君不幸染上,没多久就没了。他平时身体健朗绝不会被这点小病打倒的,一定是有奸人窃他阳寿,恳请仙人略显神通,救我夫君性命让我们一家团聚!”

       坟里的人早就死透了,尸身并无异状,更无尸变,显然已经被鬼使兄弟处理过了。况且生死法则不可逆转,万没有死而复生的说法。只是这尸身蹊跷,隐隐有股陌生怨念缠绕,莫不是有其他势力介入?

       “这瘟疫如何?”忽略这女人的请求,茨木问道。

       不曾察觉面前男子言语中的敷衍,女子只当夫君真有起死回生的机会,心情激动,苍白的脸颊被突然上涌的气血涨得通红,一行话倒豆子一般往外吐:“起先是村头的津田发了一次热,吃了药不仅没好反而上吐下泻,到最后全身烂疮虚弱而死。原本村民们都没当回事,只因那津田平日里就不是个安分的东西,大家都以为是神灵显灵降罪于他。没想到,没过多久村里人接二连三的得了这怪病相继死去,无一例外,就连我夫君也……”

       妖力将坟内的尸体仔细查探一遍,竟是来自鵺的怨念,鵺并不属于大江山,看来自己离开的日子果真来了些胆子大的。面前的女人战战兢兢,时不时抬头偷瞄他,一双脏手离茨木的衣袍极近,将拉未拉,深怕仙人转身即走又怕弄脏仙人的衣衫触怒了仙人的样子,茨木被这样子取悦了。

       “带路。”

 

___________

写得略快来不及检查了【喘气】。不通之处欢迎捉虫

按现在的大纲来看,这文估计要过十万字了;按现在手上的事情来看,这文估计要写到明年了……

作者空余时间略少,更新短小,敬请原谅。【躺】

评论

热度(61)